中文 |   ENGLISH
技术与艺术 | 前现代与后现代的主体生态

技术与艺术:前现代与后现代的主体生态


文 :由宓


    在古希腊文化中,艺术、工艺和其他实用的知识系统被归类为技术,而科学知识,如语法、几何、天文学属于认识论。亚里士多德做了这样的区分。在1652年去世后出版的《论绘画》(Trattato della pittura)著作中,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把艺术定义为科学,因此使艺术脱离了技术,脱离了被认为是下俗、卑贱工技或是后来的机械式技艺。有人声称绘画是由心理活动驱动的,与几何和数学有关,这支撑了这种理论。如果说随着现代艺术的出现,艺术从科学的、具象的转向解剖其自身的具象性,那么它是通过逐渐强调创造性的物质、身体性和突现性来实现的。然而,在中东和东方传统中,技术、艺术和科学的纠缠是长期存在的。


 

    展览汇集了波斯的现代和当代地毯,伊朗、中亚和中国的当代艺术作品,引发了关于形式、思维结构、身体感知和情感能力的对话。这些作品不受任何身份主义制度的限制,揭示了前现代或后现代主体的生态。

 

    Zamani收藏的史诗在游牧民族的具象地毯中被捕获,在它们传播的过程中综合了新的想象力,与Anvar Musrespov的作品碰撞出新的火花。抽象图案亦可被颠倒过来,融合丰富的符码体系和生命结构,这在抽象地毯,郑毅强,凌海鹏和John Monteith的作品中得到体现 。徐丝易及杨鑫作品使身体脱颖而出,身体成为制造和被制造的媒介和内容。



 

     Hyberbation虚拟现实作品中的虚拟佛教洞穴通过将其与当代偶像编码并将其插入当代体验经历中来重新构想神圣。由Kujiraplanet设计的基于计算机的魔方游戏在二维和三维空间中展开,唤起地毯制作过程中空间的不断变换和重新定位。最后,Sina Seifee的装置作品受到中东学者JasonBahbak Mohaghegh的作品《叛乱分子,诗人,神秘主义者,宗派主义者的作品:东方后现代主义的四个面具》的启发,从而推想研究了后现代中东地区出现的主体性模式。它在(中)东方后现代主义中出现的非对话,非叙事和流放空间的知识和幻想间游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