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口目气足口 — 能尖日个展

口目气足口 —— 能尖日的可能性世界

 

文:付晓东

 

 “一个不愿面对欢乐之过度,缺乏自由,没有血色,不苟言笑的生命微粒应该抵达——极限,这个说法是一个圈套。得到了满足的存在,要用过度,而不是匮乏,通达极限。”

                          ——乔治巴塔耶《内在体验》

阿米巴虫

古老的阿米巴虫是一种单细胞的原生动物门肉足纲跟足亚纲变形虫,虫体裸露、柔软,可以向各个方向伸出奔放式伪足,内含数个水泡和伸缩泡,是个分裂生殖的透明椭圆体。这种自由生活的变形虫,能够从鼻腔进入生物体内,吞噬脑神经细胞,是研究微生物学最重要的单细胞基因实验观测对象,也是一切奇异变形怪物的起点。史莱姆是电子游戏和奇幻小说里虚构的小烂泥,黏稠物,一种果冻状的半液体,绿色的柔软有弹性,不断的分裂和融合,现实以阿米巴虫为依托,出身则是来自于克苏鲁神话体系,巨大的变形怪物,能将石头之外的所有物质融化进自身体内。

 

能尖日王国里对软体子民们构想起源于这些单细胞或者多细胞的变形软体生物的传说,它们胡乱的生长着,比较随意,忧郁、松散、弱不禁风。这些绒面拉丝绒毛萌系的子民们,“外貌停留在被逮捕的一瞬间”,“眼神往往是错觉和幻觉”,“暴露了某些自己的过去和未来”。“有一些事物化的事件,凝结了事情的一瞬间,像是一个石化的魔法”。它们是一片蓝天,或者一堆白云,是时空块。它们与人类的存在无限反弹,互相起递归作用,你可以抱着“一个地方”,玩儿“一件事情”,拥有一个“复杂的头脑”,软体子民不仅仅是一些形象,世界上的任何事情,离子,空气,光,都有可能成为以气相聚的软体子民。“世界不仅仅是地球”,能尖日说道。这些可怜萌的子民们被能尖日视为拥有自我意识,能够生存和繁殖的族群。每一个子民就是通往能尖日王国,激活非凡时间的钥匙,在一个可能性世界的物质存在的证据。它们之间互相叠加,组合成“口、目、气、足、口”的身体文字,意指“眼耳鼻舌身”五感四肢,内部空间则用象形和谐音的方法用“肠”,“鹅”的外形拟音“嫦娥”,用“虫”、“蝶”的外形拟音“重叠”,是物体象形、身体象征、语音拟意的叠合重构。它们不单是看的另一种方式,更是“在”的差异形态,回归于更加古老宏大的宇宙机器的机制,将远近亲疏的万事万物以中国宇宙观古老方法中的类比关系的存在巨链紧密的联结在一起。

 

 

时间之被

资本主义、工业文明、科学观、进化论之后,所有人都面临着一个问题,古代西方的天主教象征体系崩塌了,东方的儒教伦理和日常宗教体系断裂了,我们该以什么为中心,重新组织文明?

 

能尖日的可能性王国里,每一个子民,每一个故事,都在试图组建一个属于她自己的时空体系,可以通过展览中的只图片语在脑海里拓扑一个宏大的异样的宇宙世界。能尖日说:“我经常感受到,在一些空间里,到过的与未到过的,一些在意识中的事情碎片,他们处在非线性时间之中,被记忆和失忆重新组合,形成一些形体,在我身后或者身旁。”如同具有超感觉力,她把时间的印象感知固定化,制作了出来,这些偶然的造物形成了毫无秩序的一片混沌的多重时间关系,在分裂的线形时间下展开叙事。在《四维物》中多个子民的形象渐渐的固定化个性化,也日益的人格化,具有充分发展的象征主义观念为基础的思维方式,被定义为时空分岔的当代神话思维。

 

能尖日试图用她的子民们来安抚和治愈现代人无法弥合的创伤。如果说三里屯“好奇柜”展览里呈现了理性主义、经验主义、精神现象学、新教伦理、符号秩序都无法治愈的文明中心巨大的创伤的话,那么从一战到二战,从民族战争到民主战争,让人疯狂的是一直在寻找让自己满足物质和信仰诉求的人类自己。对物质欲望贪得无厌的索取,和对形而上学世界极限追求的渴望,使人类自身的内部生长出了光怪陆离的怪物。

 

能尖日要“偷偷的玩”,“做艺术就是从空气中过滤宝石;我在时间的外面向世界里面看,一边走一边捡,透过透明的宝石看,客观世界都在弹珠的折射下换了灵魂,任何一个玩耍的行为都是一个拓扑结构。”将注意力从外在的压迫转换为内在的放松,从歇斯底里的异化转换成晶莹剔透的沉淀和抚慰。我们无法想象一个没有强权的世界,没有资本剥削的世界,我们无法想象一个不吃人的世界,面对如此恐怖残忍又正常运转的世界,为了缓和这种矛盾和焦虑,我们试着停止抱薪救火,苟延残喘在非人的世界里。“当盖上时间的被子,它们才会沉睡,渐渐的显示出清晰的形象。”隔断与现实生活的联系,不是游离于现实之外,恰恰是重返,是与正在坍塌的现实世界的同构,是真实的介入到现实中的另一种途径。在冷漠末世的背景下,有如此浪漫诗意的治疗世界。能尖日的子民们带着某种后人类主义的未知物气质,洋溢着对宇宙物质生命的赞扬之情,歌唱普通日常生活的颂歌,对万物平等给出了具有形象的例证。一种偶然的致乐应运而生,如同享受一片风景时那般,是一种略微平淡的甜蜜和令人愉悦的占有,是一种来自于内在心灵的持久的享受。能尖日说:“画画就是认识世界的方式。非常孤独但很勇敢。”

 

蒸汽波

能尖日是89年出生,毕业于央美版画系的研究生。她的弥漫甜蜜的少女系风格来自于对学院系统教育的有意的排斥,和独特个体在艺术世界中自我专断的权力,是一种自愿的、暂时的无遮化的赋形。蒸汽波(Vaporwave)是发源于2010年,是一种脱胎于赛博朋克的互联网文化和迷幻体验结合在一起的复古电子科技风格。一种将8、90年代的电子舞曲互相剪辑,切断、扭曲、分层、循环成简单、宁静、阴暗、低沉、致幻的风格,杂糅出一种复古音乐与流行电音的混合乐曲,这种低成本的制作方式让蒸汽波变成了一种全民参与的艺术形式。同样在视觉元素里也是充满了低保真、彩虹渐变色、复古科技的迷幻超现实主义的风格,在生产、分配和消费中,进行耗费、逾越和祝祭。感性的解放和直觉力的尊崇,从而使旧有的解释学的陈规陋俗得以破解,使当代人存在的知觉决然的呈现。

 

在B站上的弹幕群体,以“灵魂画手”来称呼那种传神但技术低拙的画风。在观念绘画之后,“坏”画也成为了反抗已经定型的现代主义语言风格的绘画路径,作为对“好”画的嘲讽,表现为变形扭曲的图像,混搭通俗与流行的风格,配合荒诞不羁的内容。他们的挑战如此的成功,以至于现在显然不是反对派,而是与曾经合法的品味一样,受到了美术馆和收藏家的追捧,甚至登上了主流的位置。以攻击那些自诩为高级正统人士为主要的共同文化目标里,致力于生产反区向的异质化努力,无疑依然蕴藏在中国广大的民间通俗文化之中,亚文化依然是先锋性源源不断的供给资源库。能尖日作品以网络美学的属性,指向卡通、动漫、游戏,以及蒸汽波的美学风格,以新的尺度达到感官比例和平衡。故事以网络超文本(Hypertext)性作为叙事方式,作品作为一个无限开放的链接节点,时间不再是一种消极的容器,是一种不断流动的和现实之间的关系,比如“切故事”和“游戏棋”,如同一个“时空体”囊括了移动的迷宫和各种不同叙事的可能性结果。

 

人在平淡的生活中依然需要加点甜,战胜了自我欲望的魔兽后,飘离出理性之外的奇幻和疯狂依然是人与AI较量中不可战胜的区别。能尖日的自我的小船已经带着梦、时空和被子飘向了远方,带着她的子民去摸索主体建构的其他的可能性,这种摸索是在自设的游戏规则里面寻找未来,是指向可能性的奇幻世界的一种个人化的出路。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