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恶”

文:付晓东
恶指罪和亵渎,任何恶都可以用象征表示,玷污就是恶的最初的形式。如果我们穿越恶的原始象征,对恶的想象是一种对因果关系的恐怖,一种内心对秩序的感受。一整套亵渎的语言都是具有关联性的一种象征性中的体验,比如无名的天谴与祭祀的礼仪,日蚀月蚀与战争的时刻,非凡危险的事业与谨守亵渎的礼俗。在科学的认知全面战胜神学之后,上帝和神依然以一种面对良心的立法和惩治的想象被延续下来。从怕报复到爱秩序,用“澄明的爱驱散害怕”(《新约》),将害怕用一种新的情感体验去接受和改造。受难依附着行为的罪恶,就如同惩罚必然出自亵渎。亵渎是一种穿越自然、伦理和宗教的价值观,其所染指的自然现象充满了伦理的意义和宗教的属性。
在展览中,撒旦君做了一个关于“恶”的历史现象学考据,在古代文献中对于鬼的多重描述可以看到古代害怕的恶魔是对超常力量的惊恐和历史框架性价值观的转换。擦主席的作品充满二次元亚文化中的cult元素,他以适合复制和传播的电脑绘画的方式,以价值低廉和粗俗夸张的方式对长期侵淫与主流趣味的主体进行震惊与颠覆。龚旭的作品揉合了东西方的圣贤与不同文化中的圣物,“政治家Q”是人成为精神的怪物,扭曲、怪异、恐怖,清晰的揭示了人的内在的对于恶的界定与认知的紧张关系,碾压到底什么是“恶”?柴柴则是一种对受难的升华,对流血、污秽、谋杀、创伤、肉体病痛的信念上的表达,来自于一种个体体验的对痛和罪的精神潜力的挖掘。蔡远河用机械而冷静的方式欣赏着四处横飞的这个世界和人的解剖截面,如同上帝震怒一般,一切必将毁灭。图像覆灭的同时又出现新的图像,建立和毁灭同时进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