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赤裸的生命

赤裸的生命 —— 新闻稿

 

此次展览中的每一个作品,都是由艺术家本人以自己的身体作为材料,以自己的表演进行行为实施的影像艺术展。关于赤裸生命:在牺牲人身上,阿甘本看不到任何权利,看到的是徒具数学意义的赤裸裸的肉体,而权力政治是如何将包裹生命的甲衣一件件扯掉,脱光,直到生命赤裸成为毫无保护的生物学肉体,即"赤裸生命"。权力政治对生命的剥夺牵涉着身体消极管制技术,即"生命政治"。在这里,我们更加注重微观意义上的政治,它呈现一种具体化的姿态,并与日常生活结合起来。生命"赤裸"的是权利,在某种特定的社会环境下,每个人都不是充分获得主权的个体,被剥夺得几近赤裸。 亚当和夏娃在原罪后第一次认识到他们是裸体的:“他们二人的眼睛就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裸体”(创世纪3:7)裸体只是否定性地存在的,基督教中不存在裸体的神学,只有一种衣服的神学。弗朗索瓦·于连说:裸体意味本质。存在只有在赤裸状态下才能达到;当它被置于赤裸状态时,并不是简约,而是受到提升。只有人体才能被真正的置入赤裸状态,这身体便称为存在的唯一可以被感受为不受遮盖的“处所”,而它的存在也得到提升,完全地展现出来。“裸”与“露”,是一个问题。赤裸是欠缺的状态,剥夺及贫乏,我们为此感到羞愧,引人同情。但露是静观,是审美上的,是他人眼中的我。赤裸更多是剥除急于弥补的掩饰和隐藏,一个缺口被开启,存在着本体的缺陷,是我看到他人在看我。

 

展览中,缪佳欣与韩国女艺术家合作的行为作品,以著名的色情在线视频网站COM4作为载体,通过色情网站上常见的表演形式进行行为艺术的实施和传播,利用视频社交网站的功能和属性让人耳红心热的撩拨、引诱色情视频的偷窥者,使色情的表象最大化的呈现,并以颠覆性的过程和结果来完成作品的观念。使私人斗室中的行为作品成为社交媒体中的公共渠道的传播。和丽斌的作品完成与云南的山野之间,面对即将被拆移的老村,和丽斌赤身穿越树林从拆除的废墟走向新建的水泥大桥,路上每遇到掉落的树木枝干,便不断的插在身上,遮掩己身,在一整天经历风雨霓虹的行走当中,带有某种崇高仪式感的逐渐与自然弥合。沈玮的摄影作品是将他自己的一丝不挂的身体展示在任何环境之中,使自我的身体成为一种纯粹的表象,超越一切意义,一切神秘的表现的展示,他暧昧不明又洁白透明,不象征任何符号,却穿透内心。双飞艺术中心是9个青年艺术家小组,他们进行了一场双飞结婚的性别测试比赛,他们通过互相比试身体的各个局部来分配性别,睫毛、乳头、头发等细枝末节的局部来进行一系列丈量。每个器官都重新被审视,不再具有原本的功能性,器官与生理性分离,变成了性别的象征。身体实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成为一种另类的使用。王满的作品是在一群妓女的房间中给自己化妆,他不断的在镜前涂抹自己的脸,遮掩与被遮掩,覆盖与被覆盖之物,被一种必然关系所连接。只有在遮掩住原本属性的同时,才能使自身与自我同一。在失去一切和真实的归属时,没有道德和身份的特殊空间之中,获得的赤裸的存在,一种极致的美。周滔的《纽约时光》是在三个月中裸露了自己的生存痕迹,如同破解克诺索斯的迷宫一般,他将一根足够长的线留在自己的身后。这个斗室之中的时间作品,使线性的时间得以平面性的展现,使瞬间的痕迹得以保留,最终使行动阻碍在包裹得四面八方的线团之中。



返回